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,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.com 電腦手機通用 !!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,無廣告無彈窗,綠色閱讀!!

千萬年前,鎮仙殿之所以在多位仙帝聯手攻擊下牢固不破,是因為那位魔族大帝在殿外布設了陣法之故。

后來,經過千萬年歲月侵襲,當年的大陣已有所松動,這才被精通陣法的方白給成功破解掉,然后將鎮仙殿摧毀。

只是,方白雖破解了陣法,但并未將陣法徹底毀去,依然能夠起到強大的防御作用。

因為有陣法存在,這鎮仙殿目前就只有方白能進得,其他仙人想要進入,只有跟隨著方白一起,否則根本不可能。

畢竟是一代魔族大帝布設的陣法,縱然殘破不全,也不是一般仙人能窺破的。

這山峰之上的鎮仙殿,可以說是整個南荒最安全的地方,方白帶著南極仙皇來此治傷,不會被任何仙人打擾。

“前世今生?幾位姐姐,方白叔叔說得是什么意思?”

繁花見方白帶著爹爹進入仙洞,想到他說的那兩句莫名其妙的話,眨著一雙海藍色大眼睛好奇問道。

“聽說過千年前的九天仙帝宮嗎?”

夏沉魚笑瞇瞇的問道。

繁花點頭道:“聽說過啊!”

她自懂事時起,便經常聽爹爹說起帝宮之事,記得爹爹每當說到與昔年的帝宮宮主是至交好友時,臉上都會流露出驕傲自豪的表情,而當說到帝宮覆滅、宮主隕落時,又不禁黯然神傷。

繁花愛屋及烏,爹爹與九天仙帝宮關系親密,她便對帝宮懷有好感,對帝宮宮主更是心懷崇拜之意,常常為帝宮宮主隕落、自己未能一睹帝宮宮主風采一事感到深深遺憾。

她突然間想到剛才方白和夏沉魚等仙的對話,心中突地一動,想到了一種可能,但隨即又自我否定了。

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爹爹說帝宮宮主千年前便遭到八大頂級仙帝圍攻而隕落,方白叔叔怎么可能和他有什么關聯?”

繁花只知道方白與爹爹是關系親密的至交好友,卻并不知道眼前這個方白,正是昔年一手創建九天仙帝宮的宮主、震懾仙界萬仙的無敵戰帝。

而南極仙皇當年之所末將方白的真實身份告訴繁花,也是擔心女兒會不小心將他與方白的關系泄露出去,招來八大頂級仙帝的追殺。

夏沉魚見繁花一到欲言又止的樣子,笑著問道:“你是不是猜出了點什么?”

繁花小心翼翼的道:“你們剛才說什么帝宮宮主、無敵戰帝的,我在想是不是說的就是方白叔叔……可是爹爹說,帝宮宮主,早在千年前便已經隕落了……”

方蕓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仙帝若只是肉身被毀,而殘魂不滅,機緣巧合下,便能奪舍重生?”

繁花眉頭微微一蹙,然后驚訝的睜大了眼睛,小嘴半張,看著方白,結結巴巴的道:“方白叔叔他……他……”

“沒錯,你方白叔叔便是昔年的帝宮宮主、無敵戰帝!”

秦妖嬈正色說道:“當年他命大,運氣也好,肉身被八大頂級仙帝毀去之后,殘魂奪舍了世俗中的一位少年身體,然后重新開始修煉,一步步走到今日……”

繁花仔細傾聽秦妖嬈說著方白的前世今生,只覺這件事情實在是匪夷所思,驚訝的半響都合不攏嘴。

“難怪當年我在問起方白叔叔的身份來歷時,爹爹總是遮遮掩掩,含糊其辭,原來方白叔叔竟是九天仙帝宮的宮主……”

繁華聽秦妖嬈說完,喃喃道:“爹爹當初不告訴我方白叔叔的真正身份來歷,大概也是為了自保。畢竟這千年來,八大頂級仙帝一直沒有放松對帝宮弟子的追殺,就連和帝宮關系密切的宗門或仙人,也會受到牽連……”

她說到這里,想到鎮仙殿中的方白,兩眼放射亮芒,臉上笑容燦爛,激動的道:“既然方白叔叔就是帝宮宮主,那么爹爹一定會沒事的!”

在繁花看來,方白叔叔是昔年仙界最厲害的仙帝,有通天徹地的本事,一定有辦法救得了爹爹。

“他說有辦法,那就肯定沒問題的。繁花,咱們在這里耐心等著便是。到時候,方白叔叔會還你一個完好無損的爹爹。”

夏沉魚拉起繁花的小手,輕輕拍了拍,微笑著說道。

繁花用力點頭,然后和夏沉魚等仙一起,盤坐在鎮仙殿外,目光凝住著鎮仙殿,等候方白與南極仙皇出來。

鎮仙殿內,方白將南極仙皇放在一塊丈長的平坦大石上,面色凝重的看著他。

看南極仙皇的氣色,感受著他的氣息,方白知道他吸入血魔粉已有許多時日,血魔粉之毒,已深深滲入到他的皮膚毛發、骨骼血液之中,想要將其自南極仙皇體內清除,絕非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方白將自己的一滴精血與一滴生命之水相融,滴入到南極仙皇口中。

他是混沌真體,那一滴精血何等珍貴,比仙界任何的至寶都要珍貴,與生命之水相融后,更是擁有了奇妙無比的功效。

十數息后,南極仙皇的全身上下,開始有血液向外滲出,看起來有些可怖。

那些血液,透著詭異的粉紅,方白知道那正是血魔粉特有的顏色。

血液滲出的愈來愈多,迅速將南極仙皇包裹成一個血繭。

方白的混沌之血和生命之水進入到南極仙皇體內,不斷造出新鮮血液,同時將南極仙皇原有的含有血魔粉的舊血排擠出去。

如此循環,沒過多久,南極仙皇體內的血液已被重新換了一遍。

方白感應到南極仙皇的生機愈發旺盛起來,終于松了口氣,轉身走出鎮仙殿。

“方白叔叔,爹爹他……他怎么樣了?”

看到方白出來,繁花站起身迎上前問道,緊張中帶著幾分期盼。

夏沉魚等仙也隨之站起,目光盯注在方白臉上,當看到方白神色輕松時,他們也長松了口氣。

方白微微一笑,對繁花道:“他沒事了。讓他在鎮仙殿里好好休息一會兒。”

繁花喜極而泣,向著方白深深一躬,感激的道:“叔叔,謝謝你了!謝謝你了!”

方白擺手道:“還和我客氣什么?”

頓了頓,又道:“等你爹爹出來了,會給你一個驚喜!”

双色球爱彩走势图旧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