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,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.com 電腦手機通用 !!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,無廣告無彈窗,綠色閱讀!!

“是嗎?”陳遠不由笑了起來道:“我就要你的狗命,廢話少時候,快將你的狗命拿來。”

陳遠的話頓時讓馮劍臉色難看到了極致,他臉色鐵青,最后一咬牙,既然陳遠死活都要他的命,那么他索性撕開臉皮,冷笑說道:“你區區一個沒落道統傳人,敢與我馮家為敵,你想過后果嗎?你敢動我一根寒毛,我馮家會讓你整個道統徹底消失,哪怕是那些與你有關的人也得統統血流千里!”

見到馮劍說翻臉就翻臉,這讓不少人為之不齒,但馮劍這話其實也并無道理,如陳遠這樣的人敢真的殺了馮劍,那么馮家必然不會善罷甘休,他們一定會血洗陣陽宗為馮劍報仇。

但凡有點離職的人,在這個時候都會饒了馮劍一命,其實這也沒有什么。

“馮家?那算什么東西,不過是一個螞蟻窩罷了,就算我把你殺了,他們又能怎么樣。”

陳遠懶洋洋說道,根本不在乎馮劍的威脅。

一個沒落道統的傳人如此挑釁馮家,如此無視馮家,這讓很多人都相視一眼。

要知道馮家雖然崛起的時間很短,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馮家輩靠黑幽圣地,而且族中老祖更是一位即將邁入圣人境界的準圣,而馮家老祖與黑幽圣地的關系更是妙不可言,許多人都猜測馮家老祖與黑幽圣地之間有著超乎尋常的關系。

當今九域,以三大霸主為首,再往下的話,便是以馮家這等勢力為巔峰了。

“你!!!”

馮劍本以為自己能夠嚇住陳遠,卻沒有想到眼前的陳遠根本就不在乎。

有些修士不明所以,但一些明白人卻是知道,陳遠已經得罪了陣盟,又怎會在乎多得罪一個馮家?

換句話說,今日陳遠哪怕能夠活著離開商會,但在陣盟的比試之上也不一定能夠活下來,甚至可以說是必死無疑。

一個將死之人,怎會受他人威脅?

被陳遠逼到無路可退,馮劍臉色十分難看,他忍不住叫道:“你要三思,我馮家不僅僅是有準圣老祖,更與黑幽圣地有著直接的關聯,你若敢動我一根寒毛,別說陣陽宗會被覆滅,就連你的百族都會被屠滅!”

馮劍這樣的行為雖然很令人不齒,但是當他抬出自己的靠山,當他說起馮劍背后的靠山時,很多人都是心中為之一顫。

如今九域三大霸主,石家十分低調,天陽圣地也極少在九域中大張旗鼓,只有黑幽圣地,這些年來頻繁動作,而且實力越來越強盛,隱隱有穩定九域的氣勢。

尤其是這些年來,黑幽圣地不斷踏滅了不少世家道統,其中甚至還有南門世家這樣曾經九域的無上霸主,這在以往是從沒有發生過的事情。

“黑幽圣地又怎么樣?”

陳遠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道。

“你……你竟敢無視黑幽圣地?”

此時馮劍似是抓住了機會,他厲聲大叫,欲借題發揮。

“污辱黑幽圣地?那又如何,一個小小的圣地算得了什么。”

陳遠很隨意說道:“快點拿命來吧,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動手,別耽誤我的時間。”

陳遠這樣隨意的態度不由讓很多人傻了眼,在九域之中誰敢如此輕視黑幽圣地,甚至是公然污辱啊。

“愿賭服輸,不要瞎扯那些沒有用的。”

這時,盛雪沁開口說道。

“就是嘛,愿賭服輸,別要瞎扯其他的事情。”

此時在看熱鬧的人群之中忽然響起一個笑聲說道:“我祝老大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輸不起的人,既然輸了,就要拿出點男兒氣概來嘛……”

“……在這賭桌之上,輸了就要兌現自己的賭注,如果輸了就耍賴,那以后誰敢來這里賭?那還不如回家抱矮子,以我看,這商會的賭桌也不要開了,有人輸了不兌現,這樣的賭局還有什么意思?大家說是不是?”

此時在人群中兌擠馮劍的不是別人,正是陳遠的熟人祝胖子。

陳遠此前已經知道祝胖子來到了這里,但他不知道祝胖子怎么就來到了玄靈古城。

“不錯。”

被祝偉的話一煽動,在場不少修士都紛紛點頭附和。

“就是,如果這樣的賭局都無法保證兌現的話,以后我們怎么敢來?萬一對方賴賬,那不是沒有任何的保障?”

“是啊,既然玄金商會敢開賭局,那就應該有一個保障才對。”

有一些經常來商會的本土修士低聲說道。

他們不敢大聲,生怕招惹到了馮家,但一些修士早就看馮劍與馮家不爽了,畢竟馮家崛起之后,是分割了許多玄靈古城本土世家宗門的利益。

他們借此機會向商會施壓,同時也是給馮劍施壓。

商會既然敢在這里開設賭局,既然敢讓九域所有人都在這里賭石,卻是也應該給所有人一個保障。

“馮公子,你要三思。”

在眾人議論紛紛之下,商會的高手也不由沉聲體型馮劍太子。

就算他們不把馮劍往死里逼,他們也不可能就這樣讓馮劍離開,讓他這樣就賴掉這賭局。

畢竟賭石是玄金商會的金色招牌,如果他們不能給客戶保障的話,以后他們也不用做這個生意了。

馮劍是知道玄金商會的地位的,被商會的高手這話一逼,他臉色一陣紅一陣青。

此時馮劍羞怒萬分,但他能夠威脅陳遠,卻沒有辦法去威脅玄金商會,玄金商會也根本不會怕他的威脅。

“好,我愿賭服輸,我的命就在這里,你有本事就來拿,要殺要剮隨你的便。”

臉色鐵青的馮劍把心一橫,冷冷說道。

他知道商會是不會讓他輕易離開的,所以性命就豁出去了。

“轟!”

隨著一聲轟鳴聲。

馮劍周身氣血噴涌,一股淡淡的神圣氣息將他周身包囊起來,強大的氣息壓制場面,任何靠近他的人都會被這股氣息所壓制。

“我的命就在這里,如果你拿不走,那就只怪你學藝不精,沒有那個本事了!”

此時馮劍徹底不要臉了,一副耍賴的樣子。

馮劍的做法讓人不由相視一眼,這種做法是令人不齒的。

畢竟他的境界要比陳遠高太多了,哪怕不出手陳遠也打不破他的防守。

一個天君初期怎么可能殺得死一個全力防御的準星君?

一時間。

所有人都將目光看向陳遠,看他要如何抉擇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双色球爱彩走势图旧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