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,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.com 電腦手機通用 !!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,無廣告無彈窗,綠色閱讀!!

茶研所別的沒有,就是茶葉多,王所每個品種包一點,拿出來就沉甸甸的一大包,足有四五斤重。

吳老瞧著盡歡對育苗棚子的苗感興趣,又獅子大開口替盡歡要茶苗。

那些幾年才培育出寥寥數量的珍稀品種,盡歡不敢想,就是王所肯給,她還未必敢收。

這可不是一般的茶苗,而是“國”字打頭的科研品品種,破壞國家科學科研的罪過,盡歡自問承擔不起!

王所給的都是茶研所數量充足,且那些已經大致成熟的苗種,每種連苗帶土都給挖了幾顆,還有幾根分不清是“休眠”還是“死亡”的母樹大紅袍扦插枝條。

母樹大紅袍有多珍貴,稍微懂點茶常識的人都知道,不管盡歡種在空間里能不能養活,這都是一份隆重的心意。

盡歡覺得過意不去,在藥箱的掩飾下,從空間搜羅出一堆常藥品和急救藥,投桃報李回贈給王所長。

騎馬離開星村,盡歡在不顯眼處把馬換成了汽車,行程立刻就迅速起來。

盡歡在閩省逗留了半天,在建甌尋訪建窯老瓷器無果,倒是收到了一些德化白瓷,還有幾套不錯的功夫茶具。

白瓷都是上了年紀的老物件,但功夫茶具則是本地陶瓷廠的大廠貨,器形和花色都很大方,自用和送人都挺好。

之后就閩省沒有多逗留,直接開車前往浙省。

浙省離滬江也只有一步之遙,火車班次卻比別的城市多好幾倍,而且快車也更多,于是盡歡決定去滬江坐車去首都。

到達滬江后,最近一趟快車是第二天下午發車。

將近一天的空閑,盡歡也不想白白浪費。

空間里的美元、港幣不少,放著也是總歸是貶值,盡歡覺得不如趁現在多入手一些保值的古董。

有美元和港幣開道,加上與勞動人民截然不同的穿著打扮,盡歡在一般人眼里,那妥妥就是一外賓。

僑匯商店,卡得也沒有那么嚴,非要僑匯券或者介紹信。

商店進門處還設了兌換僑匯券的柜臺,當然,只能用外幣才能兌換,人民幣是不行的。

文物商店相對嚴謹一些,不過盡歡一口流利的英文,也沒有引起任何懷疑,買到了不少心水的古玩。

幾十年后國內收藏界有句俗語:天下藏家,滬江過半。

滬江的收藏業發達,滬江收藏家的實力雄厚,在這個古董還是四舊之一的時代,就能初見端倪。

滬江文物商店的古董,不僅比之前羊城的存貨量大,收藏價值也比羊城的要高。

盡歡壕擲十多萬美刀,買了滿滿兩車的古玩珍品,瓷器擺件、書畫文房都有涉獵。

不僅收了不少古董珍玩,還入手了很多近現代書畫家的作品。

之前在羊城3美元買了一把白石先生所作扇面的折扇,盡歡覺得肉疼。

但沒想到在滬江的文物商店和僑匯店,書畫作品更不值錢。

近現代書畫家的作品,價格基本都是幾元錢一平尺,普通工人一個月的工資就能買兩幅畫,就跟買白菜差不多。

書畫收藏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,都有個潛規則,那就是作者在世的價格,比不上去世之后的價格。

近代書畫作品更是如此,這些書畫創作年限短,時間附加價值教低。

去世的書畫作者,作品留存少的,價格還稍微高一些。

不過在近十年內去世得比較敏感的書畫家,作品根本找不到,也沒辦法估價。

在世的書畫者,這會兒要么在鄉下蹲牛棚,要么端著鐵飯碗在文化衙門當差,離被追捧“家”字輩和“師”字輩藝術家還差得遠。

而且好些書畫家都能高產,作品量不斷增加,不符合物以稀為貴的收藏原則,所以價格也起不來。

不過這對于盡歡來說,是個好消息,價格便宜,她剛好可以多收一點。

收藏價值什么的,那是幾十年后的事情,但不妨礙她欣賞臨摹這些優秀作品。

臨摹書畫這件事,盡歡是認真的,畢竟光練字挺枯燥,偶爾需要畫畫調劑一下。

購買這些書畫不需要外幣和僑匯券,也不需要出示介紹信等證明文件,只要兜里大團結充足,也不怕被人詬病崇尚舊文化舊思想,那想買多少就買多少。

服務員不僅推薦柜臺里裝裱精致的書畫,還從庫房找來了不少倉庫里壓箱底的畫作,盡歡差點沒挑花了眼。

白石老人的花鳥魚蟲,悲鴻先生的馬,傅抱石和李可染的紅色山水,中西合璧的林風眠,“黑白賓虹”皆有的黃賓虹,艷而不俗的于非闇,磅礴雄健的李苦禪……

這些知名畫家就不說了,都是擺在柜臺里面,算是“暢銷貨”。

壓庫的那些畫作的畫家,不僅盡歡沒聽過,連售貨員都不知道怎么給介紹這個假外賓介紹,只好讓盡歡自己去翻。

托的錦鯉運的福,盡歡還真從在那摞畫紙中找到了幾條漏網之魚,潘天壽、謝柳稚和劉海粟等黑畫家都赫然在列。

這些積灰的黑畫就更便宜了,五毛一塊就能買一張。

盡歡買的畫實在太多,卷成卷軸體積太大,最后只好一張疊著一張,壘方在木頭箱里面,最后裝了滿滿當當一大箱子。

買完了古董字畫,手里的僑匯券還剩下很多,盡歡也沒去柜臺上退換成外幣。

僑匯券屬于稀缺票證,比一般的糧票食品票都要緊俏,在別的商店能直接消費。

如果不能直接消費的,會有膽子大的售貨員悄悄過來打商量,用他們普通的票據換僑匯券。

盡歡用僑匯券,在食品店門外跟人換了聽你點心票,如愿買到了上次就想買的鹽津梅子、糖果和點心。

盡歡帶著一大包吃食上了火車,火車班次多,所以車上的人并不多,一路吃吃睡睡,座票也不難捱。

在第二天半夜,火車剛過了宿城,盡歡上廁所的時候,聽到火車廣播里正在找醫生。

直到盡歡上完廁所回到車廂,已經過了兩三分鐘,播音員仍舊在不停廣播尋求醫生的播報。

盡歡沒有猶豫,拎出行李架上面的醫藥箱,就按廣播播報的臥鋪車廂趕去。

她到的時候臥鋪包房的門,被人圍得水泄不通。

双色球爱彩走势图旧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