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,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.com 電腦手機通用 !!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,無廣告無彈窗,綠色閱讀!!

楊三陽不傻,當然知道如何躲開道緣的癡纏,大千世界他可以拒絕所有人的請求,但有一個人無法拒絕,那就是道緣。

既然無法拒絕,那就提前躲開,豈不是一切都完美了?

楊三陽嘴角翹起,拍了拍童子的肩膀:“師兄您放心吧,我與道義之間的恩怨無法調和,我縱使有本事,也絕不會為對方化解了這場劫數。”

道義若是死了,一切萬事大吉。

轉身看向祖師庭院,楊三陽袖子里先天八卦流轉:“祖師說道緣與道義乃是緣分天定,但我卻說道緣與道義有緣無分,不如早早的將二人拆散,否則只怕事情不妙,道緣會有劫數上身。”

“你心中清楚就好”童兒抱著雙臂笑道:“風水輪流轉,如今輪到那小子倒霉了。”

話語說完,楊三陽打開大門,然后動作頓住,笑容凝滯在臉上。

“我就知道,師弟你肯定在這里!”道緣扶著道果,強行擠出一個笑容。

院子里二人對話,全都被其聽在耳中,此時道緣面色相當的難看,但卻又不得不擠出一個笑容,可憐兮兮道:“道果師弟……”

“師姐不必說了,你若為道義求情,就請免開尊口!”楊三陽轉過身,背對著道緣,不想去看那張泫然欲涕的面孔。

“師弟,算我求你了!師姐從未求過你什么!道義師兄求道十萬年,如今好不容易看到成道的希望,卻又遭此橫禍,實在是可惜!”道緣一雙眸子內滿是淚光,聲音不斷啜涕,像是一把刀子,刺入了楊三陽的內心。

“簡直是中了你的邪!”楊三陽指甲刺入掌心,咬了咬牙,他實在是聽不得少女啜涕,轉身看向道緣身側的道義,此時道義低垂著頭顱,身軀不斷顫抖。

恥辱!

無盡恥辱在其心中蔓延!

他是石人族的天之驕子,想不到竟然有朝一日如此低三下四,這般滋味比殺了他更叫人難受。

凡世間之事,能一死了之的,都不算是難事。而不能一死了,反而才是真正的難事。

“石人族遭受劫難,需要我的崛起,我縱使茍且偷生,也要活下去!我要帶領石人族重新崛起,就此一飛沖霄!”道義袖子里雙拳緊握,低下頭默然不語:“當年祖神為我批示,道緣乃我福星,是我轉運的關鍵,我一定要死死的抓住她,這次危機果然還是要靠她幫我。之前宴席賠罪,卻是沒有白費”。

“道義,你若是個男人,就自己想辦法解決此事,為什么將道緣牽扯進來?”楊三陽不去看道緣可憐兮兮的目光,而是看向了不遠處的道義。

“師弟,以前都是為兄的錯,只要師弟肯助我一臂之力渡過難關,為兄感激不盡,日后必然唯師弟馬首是瞻!”道義強行擠出一個笑容,此時顯得謙卑無比。

“呵呵,你一個修行十萬年尚且不能成道的廢物,要你馬首是瞻又有何用?一個依靠女人的廢物,若接受了你的投靠,便是我的恥辱!”楊三陽面帶冷光,將道義的面皮扯得稀巴爛,扔在地上踹了幾腳,踩入了泥水里。

“小猴!道義師兄已經如此低聲下氣,你縱使是……縱使是……不想幫助,也不能這般折辱,侮辱人吧!”道緣眼睛瞪大,聲音里充斥著一抹不滿。

楊三陽聞言面色變了變,去看道義,心中暗恨:“這混賬,為了你,道緣居然這般吼我,破壞我與道緣之間的感情,你不死誰死!”

一邊道義聞言低下頭,眼中露出一抹狡詐:“有效果!既然已經放低姿態,今日索性便徹底放下面皮,過了今日,我依舊還是好漢。”

“噗通~”

道義雙膝一軟,竟然直接跪倒在地:“道果師弟,往日里是為兄不對,為兄今日給你下跪賠不是,還望你看在道緣的面子上,饒恕了為兄的罪過。為兄今日再此,給你賠罪了!”

一邊說著,道義居然直接額頭觸地,腦袋磕了下去。

“師兄!!!”道緣撕心裂肺的吼了一聲,連忙上前扶住對方:“師兄,何至于此?何至于此!男兒膝下有黃金,師兄怎可……怎可……。我輩修士歸天跪地,你怎可……!”

道緣如遭雷擊,腦袋剎那間就懵了。

“為兄不能死,尚且還有無數族人等我回去主持大局,為兄又豈能死在這里?為了我族中無數子民,今日縱使將面皮踹入泥水里,為兄也認了!”道義身軀顫抖,口中殷紅色血水,打濕了身前的泥土。

“師兄……”道緣的身軀在顫抖。

“賣慘?”楊三陽瞧著地上的道義,眼中露出一抹不妙之色。賣慘對自己沒效果,但是對道緣卻有致命的殺傷力。這姑娘智商不足,否則又豈會被人三言兩語騙走先天靈物?

“小猴,算我求你了行嗎?”道緣淚眼婆娑的抬起頭,看著楊三陽身軀,然后雙膝一軟跪倒在地:“我給你跪下!我給你磕頭!只求你能救師兄一次,算我求你了!”

“你這是做什么!”楊三陽面色一變,連忙上前將道緣拉扯起來:“你這是在逼我!”

“小猴……”道緣哭哭啼啼的哀求。

楊三陽眉頭一皺,轉身看向地上的道義,忽然心中念起:“有辦法了。”

“道義,你當真肯為了部落放棄一切?縱使是自己的尊嚴也在所不惜?”楊三陽目光灼灼的看著道義。

“部落便是我的命!”道義深吸一口氣,抬起頭面色萎靡的看著楊三陽:“我不能死,我若死了,石人族群龍無首。為了活下去,我愿付出自己的一切。”

“反正道緣在此,你又提不出什么過分的條件,我當然是隨便說,往悲慘里說,越能大義凌然,越能引動師妹心弦!”道義心中冷笑。

“呵呵!好!好!好!果然是好得很!果然是好得很!師兄高義,佩服佩服!為了部落,能舍棄一切,唯獨不能舍去這一條命!”楊三陽拊掌稱贊:“我也不要你的命,只是想要你一物,卻不知師兄肯不肯給我。”

“不知師弟想要何物,只要師兄有的,師弟盡管拿去就是!索性都不過是一些身外之物,師兄并不在乎!”道義慘然一笑。

“呵呵!”楊三陽冷冷一笑,豈能叫你繼續賣慘?越是折騰,你越和道緣感情越深,豈能合我心意?

“師姐肯為道義付出一切?”楊三陽轉身看向道緣。

“我與師兄感情深厚,師弟想要什么,盡管開口就是,師姐絕不含糊!”道緣面色期盼的看著楊三陽。

“唉,你二人身上,有什么東西值得我看在眼中?能入我法眼的,唯有師姐這個人罷了!只要師姐答應嫁給我,我縱使是搭上這條命,也要將道義給救回來!”楊三陽目光灼灼的盯著二人,然后目光轉動,身前字跡流轉,逼視著道義:“不知師兄可否割愛?”

“你……”道緣目瞪口呆的看著楊三陽:“師弟,強扭的瓜是不甜的,你一個蠻族,我如何能嫁給你?”

道緣目瞪口呆,一時間竟然不知所措。叫她嫁給楊三陽,和叫一個現代女性嫁給泰迪一般,這怎么可能?

“師姐為道義連性命都舍得,為何舍不得區區肉身?”楊三陽身前字跡流轉,逼視著道緣。

若能趁機將道緣奪過來,縱使手段卑鄙,他也認了!

我只要你這個人,至于說你的心?愛給誰給誰!

“不可!你想都別想!我縱使是死,也絕不會答應你的!”道義猛然抬起頭,聲音里滿是怒火。

道緣是什么?

是他轉運的關鍵,當年族中祖神親自批言,得道緣,自己則一切皆有可能。

他又不傻,只要道緣在手,難道還不能逼他就范?

楊三陽對于道緣的看重,整個山中怕沒有人不知道的。

“哦,難不成道緣比你的部落還要重要?”楊三陽目光灼灼的盯著他。

道義面色漲紅,啞口無言,這句話就是個坑,怎么回答都不行。

“我豈能因為自己,將道緣師妹的一輩子搭進去?”道義抬起頭,雙目內殺機盤旋:“你想都別想!師妹,我們走,不求他!我寧愿死,也絕不能失去你,縱使是部落滅亡,我也不能沒有你!”

道義掙扎著站起身,雙目內滿是怒火:“瞧你披毛之輩,肉毛丑陋,也敢打道緣師妹的主意?我呸,癩蛤蟆想吃天神肉,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,看看你自己的那副德行。”

道義一把扯過道緣,怒視著楊三陽,知曉對方不論如何都不會給自己療傷,他此時也不再忍受折辱,直接罵出聲來。一口殷紅血液染紅了身前的衣衫,道義雙目內全是決然:“我縱使是死,也絕不會叫你的齷齪心思得逞。”

“師兄!”道緣感動的熱淚滾滾,扶住道義,痛哭不停。

“怎么覺得我現在成為見死不救的大反派了!”楊三陽摸摸頭,心中有些怪異。

双色球爱彩走势图旧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