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,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.com 電腦手機通用 !!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,無廣告無彈窗,綠色閱讀!!

……

伍德會長的臉一下青了,艱難道:“我沒那么多魔法石……”

“沒有魔法石,用其他價值相當的東西抵押不就行了?”吉米不以為意地擺了擺手,催促道,“就你先來吧~你不會不敢賭了吧?”

伍德會長咬牙:“當然不會。130枚魔法石就130枚魔法石。”

他后悔了~后悔自己不該擠兌吉米。

可惜,話說到這種地步,就算再怎么肉疼,也得咬著牙挺下去。

他從儲物戒里掏出了僅剩的13個魔法石,想了想,又一臉肉疼地掏出了一把鑰匙:“這是我那艘魔法飛艇的鑰匙,一艘魔法飛艇折合150枚魔法石……”

他的話還沒說,吉米逼視的眼神就已經掃了過來:“你蒙誰呢?我可是專業的煉金大師,你那艘魔法飛艇的材料最多值50枚魔法石。”

“這怎么能這么算?魔法飛艇的圖紙只有魔法師協會有,為了制作這艘飛艇,我消耗了多少時間,多少精力……”伍德會長紅著臉據理力爭。

一番討價還價之后,這一艘魔法飛艇最終折合了80枚魔法石。

“還差37枚魔法石。”吉米催促道,“有什么好東西趕緊掏出來。別說你沒有,我不信。”

“……”

伍德會長在自己的空間戒指中挑挑揀揀半天,終于挑出了一柄圣劍:“這柄圣劍是我在一處遺跡里找到的,我拿著也沒什么用。就用來抵最后的37枚魔法石吧~”

吉米掃了一眼,鄙視:“你少糊弄我。這柄圣劍的材料和性能都很一般,也就出自遺跡這一點稍微有點研究價值,最多值17枚魔法石。”

伍德會長表情發苦。

吉米自己就是煉金大師,對于各種魔法物品的材料和性能都非常熟悉,想糊弄他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他現在越來越覺得,他仿佛是給自己挖了個坑……

可惜,騎虎難下說的就是現在。

自己壓箱底的圣器是絕對不能動的,他沒辦法,只能掏了一堆珍惜材料和魔法卷軸出來。

吉米把所有東西清點了一遍,迅速在心里默算出了價值:“這些東西值19枚魔法石,還差1枚。”

伍德會長差點沒被他氣死:“1枚魔法石你還要這么斤斤計較?”

“當然要計較。這可是一枚魔法石!”吉米拍桌子瞪眼,一點都沒有松口的意思。

伍德會長啞口無言,心里不自覺回想起了一開始的時候,吉米掏一枚魔法石都扣扣索索的樣子。

他抹了把臉:“好吧~我在星月湖邊緣還有一座很小的私人島嶼。”

“我要島有什么用?”吉米皺眉,“這還不如煉金材料呢……”

伍德氣得差點站起來拍桌子:“這可是位于魔法師協會內部的島嶼。成為了島嶼的主人就擁有了自由進出群島大陣的權利,還能在上面建立自己的私人實驗室,協會內很多骨干成員想要還沒有呢!”

眼看著伍德快要炸毛了,吉米見好就收:“行行行~算你一枚魔法石還不行嗎?”

說著,他將目光轉向了皇家圣魔導師安德魯:“到你了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安德魯眼睜睜看著伍德會長被逼得跳腳,心里也有些發毛,見他看過來,干脆利落地就開始掏魔法石。

“我還有50枚魔法石。”

一聽這話,伍德會長當即就眼紅了。輸掉了40枚魔法石后居然還剩下50枚,皇家果然有錢。

安德魯卻不知道伍德會長在想什么,他掏完魔法石之后思索了半天,終于咬牙拿出了一塊巴掌大的金色礦石。

“這是一塊星辰金,折合80魔法石。”

吉米撇了撇嘴,他最近在吳輝手里見星辰金見得多了,對星辰金早就已經沒了從前的狂熱。

“這么一小塊星辰金就想抵80塊魔法石……”

他習慣性地就想討價還價,然而,話才剛說了一半,吳輝的聲音就在他耳邊響了起來:“答應他。”

吳輝早就分了一部分神念在關注吉米這邊,看到安德魯手里的那塊“星辰金”,立刻眼前一亮。

所謂“星辰金”,其實就是光明位面土著對于神性金屬的統稱。所有來自于虛空,蘊含有大量能量的神性金屬,不論品種都叫這個名字。

但和這些土著不同,作為神明,吳輝非常清楚神性金屬其實也分三六九等,而且相互間的價值差距相當巨大。

像最普通的神鐵,他現在手里就有十幾噸,對于強大的神明來說根本不值錢。但也有一些神性金屬,哪怕對于神明來說也很珍貴。

安德魯手里的那一塊星辰金叫做“精金”,修真位面管它叫“太乙精金”,科技位面管它叫“秘紋金”。按照神性金屬的分級,它屬于二級神金,相當罕見。

對于現在的他來說,這玩意更是可遇不可求,根本不是80魔法石能比擬的。真要贏過來了,絕對血賺。

聽了吳輝的簡略解釋,吉米眼前也是一亮,到了嘴邊的話生生拐了個彎:“還有嗎?”

安德魯咬牙,又掏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同款礦石:“夠了吧?”

吉米撇了撇嘴,見實在是摳不出來了,這才罷休:“行吧~勉強算你夠了。”

“我手上還有30枚魔法石。”見吉米看過來,冰災伊斯維爾不等他開口就主動交了底,“剩下的用這個抵。”

說著,他掏出了一個冰藍色的號角放在了桌子上。如同水晶雕琢的號角上篆刻著復雜的魔法符文,散發著強烈的冰霜氣息。

吉米倒吸了一口冷氣:“冰霜巨龍的號角?!”

安德魯也吃驚不小,忍不住道:“這可是你手里最強大的一件圣器。冰災,你瘋了嗎?”

“你這也太冒險了,萬一輸了……”伍德會長也嚇了一跳。

別看他跟安德魯拿東西的時候都一臉肉疼,但他們拿出來的東西都不是真正壓箱底的東西,就算輸了也不會傷筋動骨,對自身戰斗力更是毫無影響。

可“冰霜巨龍的號角”不一樣。它是冰災伊斯維爾的成名圣器之一,一旦吹響,可以召喚出號角中封印的7級冰霜巨龍龍魂,以冰元素凝聚成龍身參與戰斗,一旦輸掉,他的戰斗力起碼要折損三分之一。

“不必多說。我就押這個。”冰災伊斯維爾卻根本不以為意,一臉篤定地看向了吉米,“冰霜巨龍的號角,應該值100魔法石了吧。”

“值,當然值。”

吉米咽了口口水。

“冰霜巨龍的號角”只要消耗足夠的魔力就能催動,就算是他拿著也能發揮出最大威力,是圣器中不可多得的極品,折價100個魔法石絕對虧了~

“那就這么說定了~”

冰災伊斯維爾施施然坐好,端起身旁的咖啡喝了一口,才在另外三人迷惑驚疑的目光中說道:“如果是比別的,我還未必這么有信心。不過,卡倫從十三歲起就在我的指導下開始接觸上古魔法陣,這種程度的上古魔法陣根本難不倒他。你們看著吧,這一場決賽的冠軍必然是卡倫。伍德,安德魯,你們就拭目以待吧,桀桀桀~

“好了,別廢話了。”皇家圣魔導師安德魯,冷冷盯了一眼囂張狂妄的冰災,“還是一切都看決賽結果吧。”

伍德會長也對冰災的吹牛而不滿了,淡淡道:“時間已經不早了,開始吧。”

隨著魔法協會會長凱斯·伍德的一聲令下,十座魔法防護罩啟動了起來,將吳輝等十個決賽選手各自籠罩了進去。

“嗡!”

吳輝的耳畔傳來一聲嗡鳴,魔法防護罩將他與外界一切隔絕了起來,仿佛置身于一個絕對靜謐,沒有任何信息干擾的獨立小世界。

地面上,一個看起來有些復雜小型魔法陣緩緩升起,魔法陣中心缺了一個核心。而那個核心,只見是一個黑曜石石板模樣的東西,石板上密密麻麻的銘文魔紋,就像是吳輝在地球上見過的電子電路板差不多。

“有點意思啊。”吳輝掃視了一圈看似透明的防護罩,卻看不見外面的防護罩,心中也是微微感慨。從之前的虛擬試煉峽谷,以及各種奇妙的魔法陣運用,可以看出魔法世界的潛力也是非常巨大。

不過這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,宇宙浩瀚無垠,文明種族如天空繁星般數不勝數。在老光明神殘留的一些記憶碎片中,他遇到的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種族和文明也是數之不盡。

魔法文明在宇宙諸多文明中,本就是一種非常常見的文明種類,一些發展較高的魔法文明種族,早已經能橫跨星海,縱橫與浩淼宇宙之中,成為一方霸主。

當然,常見的文明也并非只有魔法文明一種。例如吳輝老家地球的科技文明,或是修煉文明都是常見的文明形態,此外,還有不少多形態兼容文明,例如科技和修煉雙料文明。

吳輝從目前接觸到的一些上古魔法時代的訊息來看,那個已經淹沒在歷史中的文明,發展程度已然不低。至少,那已經是一個有資格進入星際探索,將勢力擴展到星辰大海中的魔法文明了。

毫無疑問,眼下這些“魔法先驅”們,正在試圖追尋前輩們的腳步,發展出新的魔法文明。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,這也是老光明神統治位面期間,對魔法師進行全方位打壓的理由。

不過,對吳輝來說卻是別有一番其他想法。如今他的實力過于孱弱,這些魔法先驅們用的好了,也是一筆不小的助力。

就在吳輝暗暗感慨的同時。

其余參加決賽的選手們,表現不盡相同。

就像斯圖亞特,查爾斯皇子,卡倫·冰川那三個,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,已經開始拿著紙筆飛速計算了起來,看上去非常把握。

而勞倫斯·坎布爾那小子,卻是看著魔法陣核心一臉懵逼,這都是些什么鬼?老子怎么連半點頭看不懂。一滴滴冷汗從他額頭滑落,好吧,我承認在接受遠古傳承時,拋棄了那些看起來毫無用處的理論知識。

“魔法之神,請再眷顧我一次吧。”勞倫斯“噗通”一下,直接跪了下來,對著魔法陣祈禱不已。

防護罩只能阻止里面的參賽者不能看見外面,而勞倫斯的一切操作,都落到了眾人眼里,自然是惹得一陣嘲諷。

不過說起來,這道題的確有些難度,哪怕充當吉米·崗特多年助理的科迪,都是一頭大汗,大叫好難好難。

惹得吉米·崗特,連翻了兩個白眼,這小子平常不好好學,好不容易闖進了決賽后就這么廢了。

至于其它幾個出身普通的魔法師,這一波都是靠著吳輝進了決賽,遇到了決賽題瞬間原形畢露,也沒辦法,憑他們的出身和能接觸到的資源,混到這一步已然是不容易,又怎么可能接觸到上古魔法的基礎?

三位圣階大佬將眾人的表現一一看在眼里,心中更是篤定,互相眼神交流了一番,仿佛在傳遞著什么信息?

“喂喂,你們三個。”吉米·崗特敏銳地觀察到了這一幕,狐疑道,“不會是作弊了吧?”

“咳咳~”伍德會長義正辭嚴著,“作弊這種事情我們做不出來,不過……”說到此處,伍德有些心虛地看了看吉米,似乎有些心虛。

“不過什么?”吉米·崗特頓覺不妙,急忙追問。

“伍德,這又有什么好瞞他的?你要是說不出口,就我來說好了。”冰災嘿嘿一笑,“吉米,基于之前你贏了我們那么多,這一次我們三個已經暗中聯手了。只要我們三個弟子中任意一個贏了,我們就平分從你那里贏來的賭注。”

“啥?”吉米一暈,出離憤怒道,“大家都曾經是同學,你們至于嗎?”

“當然至于。”皇家圣魔導師安德魯瞪眼說,“我們之間的聯盟又沒有損害你的利益,我們只是想贏回我們的本錢而已。”

“可這一次我賭了130個魔法石啊,其中10個是我的本錢。”吉米總覺得自己被算計了,“要不,你們同意我拿回十個魔法石,這樣大家都不吃虧。”

“吉米啊吉米。”冰災幸災樂禍地拍著他肩膀說,“不就是區區10個魔法石嗎?我們辛苦了那么久,總得有點盈利吧?哈哈哈~”

吉米的臉色一下子發苦了,如果這一次吳輝不能贏下決賽,那就慘了。吳輝啊吳輝,你可千萬別在關鍵時刻掉鏈子啊。

“啪!”

正在防護罩內比賽的吳輝,淡定地彈了下響指。

忠誠老仆模樣的戒靈老爺爺奧古斯,鬼魅般地出現在吳輝身后,虔誠無比地行禮道,“吾主,老朽已經迫不及待要為吾主立功了。”

……

双色球爱彩走势图旧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