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,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.com 電腦手機通用 !!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,無廣告無彈窗,綠色閱讀!!

是啊,畢竟凌操父子倆,他們也才守了十七日,這個呂岱都知道,那是。而自己一人,雖說超不過他們父子倆,可半個月也算是可以自傲了。這個呂岱不是往自己臉上貼金,實在是事實如此。畢竟凌操父子倆才十七日,而他要真是半個月的話,哪怕這個時候的涼州軍,其實不是當初進攻番禺的那個了,但是那都不重要,確實。那自己這兒還沒番禺那兒的人馬多

呢,這個也是。真算起來的話,那么其實也都差不多了,真是。畢竟這個對比起來,涼州軍是當初的更強那不假,可自己這兒卻也比不上番禺,那都沒錯。所以說其實那時候和這個時候,至少在人馬對比上,呂岱覺得沒太大差距。不過自己是不如凌操父子,這個肯定是。

因此,人家是能守住那么多時日,自己不行了。人家是父子倆呢,那沒錯啊,自己可就一個,那比不了。如果說自己也是父子倆的話,那倒是能比一下啊。不過就只有自己一個,那也確實是不行了,一點兒沒錯。這個也是,自己一個不行啊,人家父子倆呢,別說還有父子

關系這層了,就他們兩個人,自己都比不上。可不就是,就呂岱所知道的,凌操父子倆的話,加一起絕對是冠絕整個交州。別說是他們父子倆了,就一個凌統,自己都比不了。所以他們加一起,連馬岱都不行,更別說是自己了。他們父子倆加一起超過馬岱,而馬岱自然也是超過自己,就以本事來論,所以說就是這么個情況。對呂岱來說,自己布山這兒,總體來

說,確實也不差番禺太多,當然自己是比不上凌操父子了。所以說他自認為自己表現不錯,而現實也確實是,呂岱都可以。他是能守住半個月,這個可以。多了的話,那也沒有了。不少的話,其實就好了,真的。如今他是想著半個月就可以,多了沒想法,實在是他很有自知

之明啊,那沒錯。呂岱其人,本事可以,經驗豐富,而且還有自知之明,那絕對是江東軍的老狐貍了,一點兒沒錯。所以說其人帶著人馬守住半個月,在馬超看來,那是再正常不過了,真的。如果說不是這樣兒的話,馬超覺得其人可能是有點兒名不副實。當然了,知道呂

岱更多情況的,其實也只有馬超一個。畢竟誰也不知道,除了他知道,呂岱那是活過九十歲的人物,沖著百歲去了,真心沒人能比,在他看來。可不就是,而且馬超是自己知道,可卻沒對誰說過,關鍵是他也知道,這事兒說出去也沒幾個相信的,確實。畢竟自己要和手下人說了,說呂岱那人能活九十多歲,那么可能沒人反對他什么,沒人去說什么,可馬超卻清

楚,基本上也沒誰會一下就相信,畢竟這個年代,活九十多,在馬超看來,就和一千八百多年以后活一百一十多歲似的。有肯定有,但是有幾個?如果你指一個七十多歲的人,說他能活到一百一十多歲,你看誰能相信。確實,這個沒多少讓人信服的,那是。就像如今馬超

說呂岱能活過九十似的,沒人反對,可也不會有誰相信,就是如此。有的話,能有一個?兩個?也就那樣兒了,再多的話,絕對是沒有了。所以說馬超都知道,那沒什么大用,確實。還得說是呂岱活到九十多了,那么都不用自己多說,你看到了見過了,自然就是相信了。不過馬超覺得呂岱活九十多,自己比不過人家,所以估計要比地方先掛,崔安、馬岱,哪怕就

是郭嘉,估計都不行。也就自己兒子吧,那差不多,也許其人六十歲的時候,呂岱還活著呢,都九十多了,不過也快掛了。馬超覺得那時候的自己估計是要完,畢竟估計是比不上人家呂岱。顯然其人五十多點兒,可看起來也不太像過了五十的,還像四十。這個在古人那里,絕對是鳳毛麟角,就曹操,還有崔安,都五十多了,可他們一和呂岱比,顯然感覺他們年紀

更大,可實際上來說,他們沒比呂岱大太多啊。確實,所以這個不怕別的,就怕比較,那是一點兒沒錯。如果說這個馬超看到了,那么其他人,郭嘉、崔安、馬岱還有馬煥,他們一樣兒都看到了,一點兒沒錯。不過他們確實也都沒在意,第一崔安雖說是那個年紀的不假,

他實際年紀是比呂岱還大,可那不是什么太大的問題,那真沒錯,至少在他那兒,其人幾乎就是不想年紀的問題。崔安是清楚自己年紀,可他都不多想什么,這個自己什么壽命,他覺得那個倒是注定的,所以……他對那樣兒的事兒,確實也都沒多大興趣,一點兒都沒錯。

畢竟其人感興趣兒的,就算是到了現在,還依舊是武藝,是兵器,是美食,真心沒改變過。而壽命什么的,對不起,崔安真心沒多想。你看馬超是想了,可崔安沒怎么想啊。確實,其人年紀還比馬超大呢,但是人家卻沒多想。要說崔安就一點兒都不在乎不在意,那肯定不是,可確實,不像馬超那樣兒,想那么多,這個肯定是。到了他那兒,基本上是不怎么想,那都

沒錯。所以也確實,馬超是馬超,崔安是崔安,那怎么都不一樣兒,真是。所以也確實沒錯,因為馬超就想了不少,而人家基本上就不想這個。不過也確實是,馬超留戀的東西更多,那是一點兒沒錯。而崔安的話,說起來其人留戀的東西還真心不多,那一點兒沒錯。要不然

的話,其人未必就不多想一點兒,是吧。所以這個確實,馬超留戀的東西多啊,容不得他不多想,怎么都想自己要是能長壽點兒,那就太好了,這個肯定是。崔安的話,讓其人留戀的東西很少,所以他也沒太多想法,也都正常,那是沒錯,所以這個也是,兩人情況不同啊。

因為情況的不同,以致于說他們想法自然也都不一樣兒,太正常了。仔細一想,馬超是那樣兒看自己壽命,怎么都是越長越好,肯定是啊。但是到了崔安那兒,那確實就又是不同了,還是不一樣兒的。是,他自然也是希望自己長壽,那都不假。但是這么多年的武將生涯,還是一流的大將,身上的明傷暗傷,真都是很多啊。他不受傷?那真是沒什么可能,畢竟崔安

不光說是有時候對付敵軍將領,更多是帶著士卒作戰,要說他每一次都不受傷,那肯定是假話。他一樣兒負傷,不過就是大小多少的問題罷了,那沒錯。而馬超也知道啊,他清楚崔安是受傷不假,可他卻不是說什么致命的傷,那怎么都不是。大多的還都是輕傷,稍微嚴重

點兒的也不致命,所以他自然不會特別重視,崔安是己方大將那不假,可卻不至于說讓自己什么都擔心擔憂。可己方士卒呢,每一場戰事,基本上都得損失個十萬人馬,這十萬人是徹底大多都死了,活下來的太少,而且很多都有傷,嚴重的都傷殘,好的太少了,輕的也不是所有,因此這個也是,在馬超看來,其實己方士卒那更是需要自己慰問,而不是說崔安啊。

確實,和對方太熟了,基本上都不用自己說太多,不過己方士卒,剩下的人馬,更多還是需要自己慰問下的,這個馬超清楚。而崔安是不一樣兒,他肯定不同,他不像己方士卒那樣兒,那是。就說他每場戰事,最多也就受個傷而已,確實是不算什么。但是士卒的話,很少有好幾場之后,還能活下來的,基本上是沒有。百戰老兵太少了,能有幾個?馬超不太了解

這個,他確實是沒想著自己去了解,覺得沒太大用。所以說崔安是崔安,而己方士卒是己方士卒,崔安和他們不同,他們和崔安更不一樣兒。當然了,對馬超來說,己方是不能缺少崔安那樣兒的大將,更是不能少了士卒,這個必然啊。看著是實力超過了兗州軍超過了江東

軍,可不如人家北方異族,這個一直以來都是馬超的心病,沒辦法,北方異族一南下,就要出問題,那是一點兒沒錯。他是很不想對方來,就如今這樣兒,其實都挺好。所以說就保持現狀吧,哪怕就是如此三分天下,馬超都認了,只要北方異族不大舉南下,其實就是最好。

一統天下什么的,真和對方南下比,馬超覺得如果選擇一個,自己寧可不一統了,但只要對方不南下。可顯然,這個還是不可能,對方必然要南下,不過就只是時間問題,什么時候來,這個不一定。那么自己也是,要帶著己方一統天下,也是時間問題,誰知道什么時候啊。還是那話,早了晚了了,那確實都沒準。這個和北方異族南下還不同,人家什么時候南下,

自己和己方是不知道,那不假,可他們說南下就南下,這個都不用太多想,準備都準備好了。可己方一統天下呢,確實不是說說而已。至少需要好幾年才行,那還是最少的,在這點上,和北方異族的南下,怎么都不一樣兒,那沒錯。人家可以說是隨時,但是己方不行,最

快也得好幾年啊,那沒錯。一個江東軍,己方要滅他們,都得很長時間,就更別說是兗州軍了,更強的一個,那真是。所以說這個怎么都不會是隨時,那必然啊。所以說這個也確實,在一統天下的問題上,馬超是準備了,但是和人家北方異族準備隨時南下比,那還是不同的。

是啊,就看人家能隨時南下,這個他就比不了。馬超是有所準備不假,可他呢隨時一統天下?那不是開玩笑嗎?除了做夢之外,確實也沒什么可能了。而且做夢都未必就真能夢到,這個也是。所以也就不要多想了,真的。馬超很清楚己方和北方異族的差距,一點兒沒錯。所以這個也確實沒錯,人家可以隨時南下,可己方卻不能隨時一統天下,這個在時間上的差

距,不能一下就彌補了,只能說是慢慢縮短罷了,就那樣兒。如果現在來看,只要說對方不來南下,那么己方是慢慢一統天下,當然肯定也是加快了腳步,然后說現在對方一直不南下,己方加快腳步一統天下,這個肯定是縮短了時間,那沒錯。不過因為對方可能隨時就南

下,所以誰也不知道北方異族什么時候來。那么他們要在己方一統天下之后來,那肯定是挺好,這個馬超是覺得不錯。不過他們要在自己還沒一統天下的時候來了,那么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兒,至少他是覺得真沒錯。對馬超對涼州軍來說,那怎么都不是好事兒,一點兒沒錯。

現在的情況,保持就好了,這個是馬超的想法。北方異族不南下,其實就比什么都好,那沒錯。如果說他們南下了,那么自然也是,己方來擋著,一點兒沒錯。如果說他們大舉南下了,也不光說是有己方,還有兗州軍和江東軍,那是。所以說馬超是有怕的地方不假,可現在來說,絕對不會說越來越多,只能是越來越少,那一點兒不假。對他來說,現在的情況,

已經就算是好,北方異族南下,越晚對己方就越好,那是。所以說確實是,現在對方沒動作,其實就是最好的情況了。自己不希望他們有什么大動作,而己方卻一直要加快腳步一統天下了,一點兒沒錯。如今的情況就這樣兒,對馬超來說,對涼州軍來講,其實就是最好,

那可是。對方南下了,那就是不好,可是己方不還得是派兵擋著嗎,那沒辦法。如今的情況,就是現在這樣兒了,以后再說。

双色球爱彩走势图旧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