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,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.com 電腦手機通用 !!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,無廣告無彈窗,綠色閱讀!!

無邊黑暗中,一座縹緲峰若隱若現。

元太極、紀天、太夢神皇三人并肩而立,遙望著無盡星空,心里多少有些擔憂。

在葬神天界被打破之際,眾神聯盟的四大神皇就覺察到了那股氣息,催動造化神器縹緲峰,準備前去打探情況。

誰想,不多時,佛帝與太古神帝就歸來,但六合神帝卻不見了。

慧本上前,目光掃視著佛帝與太古神帝的表情變化,問道:“六合神帝……”

“曾經的六合神帝已經死了,如今的六合神帝不過是別人借尸還魂的傀儡罷了,你們以后要千萬當心他。”

佛帝發出了嚴肅警告,卻讓慧本、紀天、元太極、太夢神皇等人臉色大變。

“六合神帝死了?”

太古神帝輕嘆一聲,簡單講述了一下六合神帝的情況。

“以后,我們得更加團結。”

紀天與元太極臉色陰沉,明顯感覺到太古神帝這話是沖他們來的。

六合神帝變成了另一個人,如今已算不上眾神聯盟的成員了。

冥荒族能抗衡半步天帝,還拉攏了魔仙道域和巫蠻古域,那眾神聯盟以后還混個屁啊。

第五皇死了,第四葬神淵吃了癟,第二葬神山也鎩羽而歸,就連第三葬神山都沒有討到便宜,冥荒族對眾神聯盟的威脅已經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若是眾神聯盟的神帝神皇還勾心斗角,那簡直就是離死不遠了。

太夢神皇清秀的臉上多了幾分憂愁,感覺前途暗淡。

慧本看著佛帝,眼中卻多了幾分銳光,明顯感覺到佛帝的氣息與以往不太一樣。

“接下來,我們要抓緊時間把實力提高!”

佛帝雄心壯志,不肯輕易認輸,他要和冥荒族一爭高下,要與葬神天界一較長短,要在這浩瀚無邊的天地間爭的一席之地,要想永恒不敗!

太古神帝表示支持,并提出了一些看法。

“我們的盡快讓他們沖擊神帝境界,否則難以應對未來的形勢變化。”

太夢神皇神采飛揚,成帝那是她畢生的夢想,如今有希望了嗎?

紀天與元太極皺眉不語,以當前的環境而言,斷神河這邊沒有任何星辰,找不到適合的神源,如何提升實力,增強境界呢?

神域破滅之后,整個天地都在萎縮,衰敗,即便是冥荒族控制的星域也比以往縮小了三分之二以上,還時刻面臨著邪獸侵襲的危害。

在葬神天界開通之前,殘破的神域就已然面臨高度危險。

如今,形勢更為復雜,原本想要渾水摸魚的眾神聯盟,已經到了無路可退的地步。

前進就是方向,而退縮只會敗亡。

佛帝明白這個道理,所以他立志宏大。

太古神帝明白這個道理,所以他提出了想法。

紀天與元太極也都明白這個道理,可是他們倆的情況卻有些不一樣。

元太極是太初神帝的傳承者,紀天是天極神帝的傳承者,兩人多年來一直臥薪嘗膽,始終處于神皇階段,未能嘗試沖擊神帝,也不曾具備那個實力。

如今,要想改變,提升實力才是關鍵,而紀天與元太極想要更上層樓則必須有外力相助。

慧本與太夢神皇的情況相對單純一點,不涉及到其他情況。

“我們先離開這。”

回歸縹緲峰后,佛帝有了很多想法,他需要時間卻實現,暫時也不想與冥荒族有什么正面的糾纏。

眼下,冥荒族是一個坑,若非必要千萬不要去觸碰它。

時光在黑暗中走遠,葬神天界自從送走了四大外來勢力的高手后,便沉寂了。

冥荒族這邊,煙云海逗留了一個月便離開了,她還要返回巫蠻古域,那兒還有很多事情等著她去辦。

水彥靈多呆了半個月,臨別時,冥心與陸宇一路相送,希望她能盡快回來。

水彥靈心情有些復雜,沖著兩人揮揮手,然后便飛走了。

看著水彥靈遠去的身影,冥心自語道:“魔仙時代的仙后給我的印象很奇怪。”

陸宇道:“水彥靈只是承載了仙玉鴻的一綠氣息,受到了一些影響,發生了一些變化,并不代表她就是仙玉鴻。”

“我知道,但我很希望有朝一日能見一見仙玉

鴻,那可能是我們為數不多的合作伙伴之一了。”

陸宇拉著冥心的手,凝視著她的雙眼。

“你就不擔心仙玉鴻的出現,會對我們造成影響?”

冥心笑道:“活著才有保障,活著才有希望。冥荒族的未來之路很艱險,不管我們內心渴望得到多少,都必須建立在安全保障的前提下。為此,我們需要付出代價,付出情感,而可供我們選擇的對象已經很少很少。”

陸宇聞言一嘆,這一點他何曾不知道?

冥心拍拍陸宇的手,輕笑道:“我很喜歡仙后身上的那股氣息,你要設法把她爭取過來。至于巫蠻古域那邊,云圣小蠻目前掌權,難度可能略大一點。”

陸宇將冥心擁入懷中,他們之間不需要說啥,彼此的心意對方都知道。

要爭取仙玉鴻與云圣小蠻,冥荒族就必然會付出一些代價,而陸宇就是其中的關鍵。

為了冥荒族的未來,陸宇必須做出一些決定,這是他的職責也是他的責任。

在水彥靈走后的第三天,陸宇放出了殷小溪,這是第四葬神山的女帝,有著傾城之貌,修為境界已經跨入中階神帝的范疇。

殷小溪好奇的看著四周,這是一處花園,位于皇宮內院,四周空無一人,只有白衣如雪的陸宇站在一旁。

“我記得這個地方,那是你和司徒玉華時常散步的花園。”

陸宇笑得有些勉強,殷小溪比他預想中要狡猾,一開口就把司徒玉華掛在嘴邊,那是擺明要陸宇知道她的重要。

“這是重拾記憶的地方,可對你來說,意味著什么呢?”

轉身,陸宇朝花園里走去,背影有著孤單。

殷小溪眼珠一轉,如一陣風瞬間追上陸宇,小鳥依人的挽著他的手臂,脆生生的道:“意味著我從此有了依靠,不用再擔驚受怕。”

“你覺得這話我該不該相信呢?”

陸宇任由她挽著手臂,瞳孔之中卻涌現出回憶的憂傷,他真的想念司徒玉華了。

殷小溪小嘴微嘟,哼道:“你要不信,可以把我的心掏出來看啊。”

“你這是撒賴。”

双色球爱彩走势图旧版